從聲音裡回到二戰時

今日是天堂無門(Son of Saul)在香港百老匯的首映,衝著他一路的好評去看了。

坐在安靜的戲院座位上,屏幕依舊是處於等待中的黑,耳際卻出現了鳥鳴風聲,樹葉沙沙聲,不多時畫面出現模糊虛焦的場面,綠色的叢林裡有人在草地上剷土,一下一下,鐵鏟插進泥土。突然,一陣哨聲驚動了,有人慢慢走進,越來越近,一直走到鏡頭變得清晰的位置。從這裡,影片的主角Saul出現,故事開始展開。

天堂無門沒有採用現在普遍的16:9的大銀屏,而是特意用4:3的尺寸來營造一種壓抑感,鏡頭角度多從主角身後肩膀的位置拍攝,持續的特寫描繪了“特遣隊員”(囚犯)日復一日在集中營裡處理屍體、洗刷血跡、搜集亡者身後物的麻木以及只顧自己活著就好。Saul一開始的表情都是無所謂的,直到他又一次在擦洗血跡時親眼看到一個殘喘的男孩被醫生殺死,他的感情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並且他在之後一直堅稱這個死亡的男孩是他的孩子。影片的故事就開始了Saul為了給孩子一個猶太人傳統的喪禮,在集中營裡先是尋找孩子屍體,再尋找Rabbi來禱告,最後埋葬屍體的情節。

鏡頭從主角的視角裡還一併帶出了德軍對平民的殘忍無情,無論老弱婦孺,男人女人都用請你脫衣洗澡喝熱湯的謊言騙進毒氣室,再嘈再鬧直接擊斃。堆積成山的屍體被一具一具的拖進焚化爐,而堆積成山的骨灰又被產進河裡讓人銷毀被殺的證據。也有在朝不保夕,以自己為重中依然保留人性和血性的隊員,儘管會有怕死的,但是都沒有背叛者。我想,從大局的角度來說,唯一的背叛者可以說是主角本身,不顧隊員的死活堅持找Rabbi,大家都在對抗德軍的時候還在挖坑埋屍體。但是從Saul的角度來說,他在做一件他覺得最重要的事,他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,又怎麼會在意別人的。最後,他和他的隊員都死在德軍的槍下,但是他很快樂很釋然,因為他把男孩的屍體在河中丟失後,在要離開前見到了另一個男孩。雖然我們都知道不是之前那一個,但是這個特殊的時刻,卻讓Saul覺得他看到了死去的男孩變成天使回來見他,即使他拼死救回來的Rabbi根本就是個只想求生的騙子,一句禱告詞都說不好。但他覺得他的期望實現了。諷刺的卻是,那個最後見到的男孩卻是把德軍引來的罪魁禍首。

整部電影沒有背景音樂,完全靠現場的聲音配合故事的發展,喘息聲,談話聲,尖叫聲,狗吠聲,哨聲,砲火聲,槍聲,你甚至能聽出是步槍還是迫擊砲,各種媒介互相碰撞而產生多層次的變化,並且每次都會有多重的聲音出現,在那個時代那個環境下或許也只有死了的人才會徹底的安靜吧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s